2021 02 11

[翻譯] 為了讓手上的光繼續閃耀

TVガイド Stage Stars vol.12 2020/11/17發售
紙本雜誌:https://honto.jp/netstore/pd-book_30601353.html

為了讓手上的光繼續閃耀 而沒有終點的旅路

鈴木拡樹的演員生涯中,時間最長的系列作《最遊記歌劇傳》第九作將於2021年2月公演。

雖然本來就不是平坦的道路,但他的眼中寄宿著因為系列作成長而獲得的自信,娓娓道來對這部作品的深愛。

轉眼間,太陽就在西方沈落。以僅存的殘光代替照明,攝影持續進行。就算是在這懸浮幽暗的空間裡,他都能將這一瞬間化為自身表演的一部份。讓他的演技力能有飛躍性成長的其中一個契機,就是初次以主演身分出演的《最遊記歌劇傳 Go to the west》。從初演開始,他已經在同一個作品裡,以玄奘三藏的角色站在舞台上12年了。因著2021年2月即將上演的新作《最遊記歌劇傳 Sunrise》這次的旅程又將啟程,對此有什麼想法呢。

——這次是從2019年的Darkness跟2020年Oasis的故事繼續延續下去的〈黑澤爾篇〉,是故事的最高潮,終於走到這一步的心情是?

拡樹:歌劇傳是跟著原作故事進行的,除了想要跟大家一起走到〈黑澤爾篇〉的最後,也是我個人想達到的一個目標,我很高興終於能走到這邊呢。不僅能解開至今為止的謎團,也終於能窺見烏哭三藏(唐橋充 飾)的本性跟實力。跟三藏一行人對峙的那一幕,我在讀原作的時候也有「這樣到底要怎麼打贏呢」的想法。

——在本作情報解禁的時候,也在留言中說了你自身很期待呈現的劇情呢。

拡樹:原作看到那段時,我就很想看看唐橋さん會怎麼演這段戲。唐橋さん的烏哭三藏,很帥的時候很帥,在結尾的時候總有跳脫那個框架的演出。因為是不知道有什麼企圖的角色,最後有點搞笑的部分總會讓看的一方鬆口氣。但這次的劇情沒有那樣裝傻搞笑的瞬間,我覺得比之前任何一部作品都令人悚然的。

——前作Oasis鈴木さん是以觀眾的身分去觀劇的,想聽聽看有什麼想法。

拡樹:就只是單純的也想出演這樣(笑) 想在鯛造くん主演的回合出演這樣。不過完全被閃過了呢,雖然至少有聲出演就是了。

——感到很懊悔呢。

拡樹:雖然也有懊悔的地方,但也有了能看看自己沒有出演的《最遊記歌劇傳》會是什麼樣子的好機會呢,對此感到很感動。雖然是抱持著享受的心情去看的,但實際上卻不只這樣,該怎麼說呢,有了神奇的觀劇體驗了吧。

——可以完全以「觀眾的視角」來看戲的感覺吧?

拡樹:沒錯。雖然去看自己參演過的作品續作時總想著「用觀眾的視角來看吧」大概也有因為是現在進行式作品的關係,搞不好不自覺地就會以出演者的立場來看吧。大概就像是「這裡!我的角色可以在這邊登場呢」的感覺(笑)

——因為是從初演開始就苦樂與共的椎名さん,所以很信賴他的感覺。

拡樹:我非常依賴他,在現場跟大家討論的時候,把我想說的話用語言跟行動表示出來之類的,我真的很感謝他。

——前陣子去了本作的視覺攝影現場,包含椎名さん在內,跟共演者們見面了呢。

拡樹:跟三藏一行的其他三人碰面了。跟鯛造くん就是聊日常瑣事,跟ふっきーさん(藤原祐規)說了好久不見。新加入的平井さん雖然是第一次見面,但感覺得出來是很認真的人。當天他的緊張是連我們都看得出來的程度(笑) 雖然他自己也說著「果然很緊張呢」但我覺得如果是飾演沙悟淨的話,一定能很快就跟大家打成一片的人吧。

——演出家三浦香說平井さん是有如「真人沙悟淨」的存在喔。

拡樹:果然。說起來,果然有感覺到跟沙悟淨類似的氣質呢。想要趕快跟他感情變好呢。三藏一行總有胡鬧的劇情,從角色上來說通常都會是鯛造くん起頭的呢。

——2018年開始有名為《異聞》的外傳故事。主演的田村心是第一次擔任座長,同樣以本系列為初主演跟初座長的鈴木さん有什麼想法嗎?

拡樹:如果有碰面的話果然會想聊聊呢。其實我有去那時的碰面會,但回家的時候其實也沒講到什麼話。感覺已經是可以合作得很好的團隊,也從共演過的唐橋さん那邊聽到「因為有好的意義上的競爭意志所以氣氛很高昂」的評價。

 故事本身來說,原作故事到後面就越來越有趣了呢。我在以前的歌劇傳排練的時候,不小心看得入迷了。其實應該是要更加熟讀本篇的時候(笑) 因為是希望這個故事舞台化的其中一人,希望可以有續篇,也希望大家都能來看呢。如果可以的話哪天也希望原作的峰倉老師也能繼續創作,畢竟異聞停在一個讓人非常在意的地方了呢。我也很想知道後面到底怎麼樣了。

能拓展戲路,都是《最遊記歌劇傳》的功勞

——就算是自己沒有參與到的部分,也希望系列能繼續下去。關於這點,是有什麼堅持嗎?

拡樹:有成功的事情就足夠讓人高興的了。其實像現在這樣作品越展越開的狀態,是當初完全無法想像到的。(最遊記)曾經有名為《the Movie Bullets》的短篇,如果哪天變成影集也會想看看,包含外傳的篇章,以及還沒演到的故事都想要試試看。「把(想做)的慾望說出來也沒關係吧」是這樣的想法。

——以前完全沒想到?

拡樹:當時只是有靈光一現而已。那時動畫非常受歡迎,「既然是歌劇傳的話,就讓觀眾知道它可以用系列作繼續演下去吧」用這樣的心情去做了。那時是如果能這樣延續下去的話就好了的心情,如今能實現真的非常開心呢。

——演三藏已經有很長的時間了,現在回頭看看有什麼想法嗎?

拡樹:(這個角色)讓我成長很多。當初接到三藏時,這樣激動的角色與我當時的形象完全不同。試著以具有衝擊性的方式演演看後,意外發現這樣的角色演起來也蠻有趣的。各方也因為看過這個角色,有各種不同的提案。我覺得戲路能拓展到此,都是這個作品的功勞。

——三藏的口頭禪是「宰了你喔」這是鈴木さん平常不太會講的話,剛開始的時候很辛苦的吧?

拡樹:要對人說出這麼兇狠的話是真的有點難度呢。但如果只是講講的話也還好,如果真的要做出這樣兇狠的事情的話,當下也須要有相應的能力(情感能量)才行呢。

——演員生涯到現在,還會因為不是平常習慣講的措辭而感到不知所措的時候嗎?

拡樹:非常多喔(笑) 尤其是時代劇系的作品,全部都很難。

——(笑) 這次是睽違一年重返最遊記歌劇傳,在這之間有出演了東寶的音樂劇《恐怖小店》有因此對唱歌這件事產生什麼新的想法嗎?

拡樹:歌劇傳總是穿插在各個作品中。前一個作品獲得的東西就能應用在下一個作品上,下一個作品又能影響下下一個作品,一直以來都是這樣反覆進行的。我覺得《恐怖小店》的演出經驗對這次的歌劇傳會有很大很大的影響。《恐怖小店》匯集了許多在音樂劇圈活躍的人,對我來說也是至今為止在一作裡唱最多歌的作品,就連本來看不太懂的樂譜都試著去習慣了,像這樣有了各式各樣的挑戰。

 因為疫情的影響,公演演到一半就停止了。不過就算沒辦法走完全部日程,還是好好的在觀眾面前呈現了。那時候接受的指導現在當然也還記得,在這次的歌劇傳也會抱著「我也略懂正統音樂劇了喔」的自信,將這些都應用在作品上。

有種被拯救的感覺 這就是演劇

——非常期待。之前在本誌也有說過「有『下次』並不是理所當然的」話呢。雖然意思並不相同,但這在現今的情況下深刻的感受到這句話的意義呢。

拡樹:當初並沒有想到會變成現在這樣的,這種狀況居然真的會發生在現實中。現在這種時候,其實演劇自身是難以成立的呢。因為是人跟人相會,必須「密」才能誕生出物語的東西。因為是最需要「三密*」的行為,如果說請避免三密的話,那就什麼都做不了了,那是相當痛苦的。

*三密:人口密集、密切接觸、密閉空間。

 不過從前陣子我所出演的舞台來推測,感覺得到大家都在等著。等待著,期望著(舞台)的人有這麼多,真實體會到那個感覺之後,怎麼說呢,被拯救了。這就是演劇哪。(也許有這樣的期待)就能比想像中的更快回到之前的狀態呢。原來有比想像中更多人期待,渴求著演劇,這讓我感到很開心。

 接下來也想繼續做舞台,在安全的狀態下把戲劇傳達給觀眾,讓觀眾可以再回到劇場來就好了呢。不管怎麼樣,健康都是最重要的。

——覺得回到劇場觀劇的觀眾也會有「果然直接看舞台演出是最好的」這樣的實感呢。

拡樹:對吧!那就是舞台最大的賣點。(能做舞台)我們果然也是感到很快樂的。就像(觀眾)能從舞台上感覺到所謂「呼吸」一樣,我們也能感覺到客席的空氣。那就是演劇最吸引人的地方,搞不好也是其他方式做不到的體驗呢。

——在這個很多舞台作品都會配信的時候,要回顧系列作變得很方便呢。鈴木さん的話怎麼樣呢?

拡樹:手邊有過去演過作品的DVD,但很少會去看呢。只會在想確認系列作之前的演出,「那時候是怎麼演的」這樣的時候才會看。

——這次也有這麼做嗎?

拡樹:因為還沒看到實際的劇本,所以還沒這麼做呢。主要是想要重現過去演過的片段時,就會需要去確認。比如說「那個時候朝悟空伸過去的是右手?還是左手?」等等,雖然大致上記得,但只有自己的記憶的話果然會有點不安。沒辦法相信自己的記憶,是因為曾經有過自信滿滿結果卻搞錯了的經驗呢。就是擔心那個所以……(會去做確認)。

——最後,請為了期待公演的大家說些什麼。

拡樹:終於來到〈黑澤爾篇〉的高潮,RELOAD系列也終於要完結。我想讀過原作的人已經興奮期待到等不及要看了,還沒讀過的人也是對接下來的劇情非常在意的吧。因為是系列作中最無法預知結果的戰鬥,希望各位可以體會到那壓倒性的絕望感。究竟最後的最後會不會看見希望的光呢?希望大家都可以守護到最後。歌劇傳至今已經12年了,我想一定有一直以來支持這個作品的人。真的很高興在這麼長的時間,可以跟我們一起旅行到現在。歌劇傳接下來也會繼續旅行,持續以未來為目標,接下來也請多多指教。

喜歡的橋段,作品的看點等等,眼神閃閃發亮著談論作品的鈴木。在言談之間,感覺到他對作品那種絕對的愛情。在舞台上面對任何挑戰都能持續進化的他,現在也依然看不到終點。

原文:潮田茗
攝影:横山マサト
中譯:迎光
協力:牛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