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me509b006 Tp V4

[翻譯] #舞台之力 末滿健一

Sparkle Vol.42 2020/11/10發售
紙本雜誌:https://www.amazon.co.jp/dp/4863883374

明年將於IHI Stage Around Tokyo上演新作的舞台刀劍亂舞(下稱刀舞),與去年以《TRUMPシリーズ 10th ANNIVERSARY PROJECT》告一段落,隨即又將進入新的周期的原創作品TRUMP系列。在這兩大人氣作品中擔任劇本與導演的末滿健一,對兩個作品的真正想法,與在劇烈變化的局勢中,對舞台劇界的過去與未來又將有什麼思考,在此篇訪談中都說明了。

不想降低作品的品質

——在緊急事態宣言的四月跟五月中,是怎麼度過這段時間的呢?

年初在刀舞維傳與舞台鬼滅之刃的時候,只覺得好像世間有什麼在騷動,但還只是隔岸觀火而已。在那之後因為有很多需要寫的東西,所以在執筆期間中常常不在現場。雖然本來就是在家中閉關,但從網路上新聞之類的東西感覺到「情況變得非常嚴重」的不安。身邊的舞台們開始一個一個中止,果然已經不能當成是他人的事來看待。後來,原定六月公演的刀舞開始討論到「沒辦法以原本的狀態公演了」時,終於體認到這個是切身相關的事情。

——在「感染擴大防止對策」的規定之下,刀舞綺傳改在8月9日迎來大千秋了。

雖然原本就知道會很辛苦,但實際上真的相當艱難呢。不以原本的形式,改用「科白劇」的模式公演,雖然已經做了這樣的改變,但是在當時充滿恐慌並有各種資訊混雜的狀態下,也思考過是否要強行公演的問題。「那麼就試試看有沒有別的型態」收到這樣的答覆之後就得出「科白劇」的答案。這個詞本來在字典上就有「straight play*」的意思,但這並非一般大眾所知道的詞彙,所以我加上了個人的解釋來使用了。

發表的當下其實也還沒有確實想好該怎麼做,剛開始練習的時候也不確定這樣到底可以做到什麼程度。正因為是誰都沒見過的「科白劇」所以有不管怎麼翻弄都可以的空間。最後就是在演員跟演員之間必須距離超過兩公尺的「束縛」之下,在能做到的範圍之中完成了表演。

* straight play:沒有唱歌,僅以台詞與動作表現的表演形式。

——這次因為有「講談師」的登場,將刀舞的魅力以另外一種形式傳達到了呢。

為了保持社交距離而做出的演技與殺陣,其實是沒辦法給觀眾足夠情報(去理解內容)的。雖然在一般舞台劇中也有這樣的表演形式,但因為2.5次元的觀眾可能還不太習慣的關係,所以提出了「導覽的角色」概念。製作團隊便以此找出了數個講談師的候補名單,其中又以神田山緑さん的說話跟語調最符合刀舞的世界觀,所以就發邀請過去。最後就做出了非常令人感佩的成品。

託疫情的福……雖然並不想這麼說,但是這是只有在這種狀態下才能產生的作品,就算失敗了也必定會從中獲得什麼的作品,也有這樣的想法。雖然說是在這樣的狀況下,我也不想因此降低作品的品質。原本就想著把「這也是表演的一種形式」的想法傳達給觀眾,我想最後還是有一定程度達到這個目標了吧。

——在續投的演員與工作人員之中,有什麼更深一步的認識嗎?

有經驗的人在團隊裡能起到很大作用呢。尤其最近有很多年輕的演員加入,有多少續投的演員在這件事彷彿成了一種指標。看著第一次見面的孩子,當我想著「要塑造出角色還有很長的路」時,周遭有熟悉世界觀的人在就非常感謝。

這次作品的和田琢磨さん就成為了中柱,因為能很快看出需求並提供協助,就算是自己沒有出現的戲份,也會待在現場,把「我想末滿さん大概是想講這個」的建議說出來,我覺得非常好。梅津瑞樹くん雖然在上次的時候相當辛苦,但這次就成為了強力幫手了呢。

——刀音的劇本跟導演是分開的,刀舞則是由末満さん一手包辦,這其中有什麼感想嗎?

有時候會蠻羨慕像刀音那樣兩人體制的。不需要取得共識的部分雖然很輕鬆,但在思緒卡住的時候也沒有能討論的對象……。但我覺得若能跨越這些困難,那就會變成力量。就算到現在這個歲數,但還是能從每次的作品中查覺到自己的成長,這件事讓我覺得很感激。

想用盡一生創作

——九月要公演的黑世界,事前宣布了練習多會以遠距形式進行。(本取材在八月)

原本TRUMP的新作是名為《Killburn》的音樂劇,是會給人一種類似《洛基恐怖秀》那樣感覺的音樂劇。但是因為疫情的關係,所以不得不改成朗讀劇,這樣一來就不能照預定的做出「秀」的感覺了。重新想過之後,就產生《黑世界》的想法。

TRUMP已經演了十年,觀眾多半也已經有了「TRUMP系列就是這樣」的既定印象,而我想用《Killburn》把那樣的印象給破壞掉。這樣的概念也想延用到《黑世界》之上。《黑世界》的作家們,演員們都是從各種領域來的,感覺上就像是異種格鬥擂台一般。

——集結六組作家的故事,從舞台劇圈的新星劇作家到搞笑藝人、動畫劇作家,甚至是小說家,是各種領域的集合呢。

因為對各方都發出了邀請。現在是已經收到後續劇本的時候,作為單純的讀者其實相當享受(笑)。雖然知道會有預想外的事情發生,但還是有出乎意料的事情。比如說,搞笑團體原市的岩井勇気さん,透過現場觀劇或影像的方式將全系列的作品都看完了。「全部都看完了,但得出的感想是這樣子的嗎」收到了會讓人這樣想的劇本(笑)。當然本來就是有想看到的東西,所以才出聲詢問他的。但為了不要破壞TRUMP系列觀眾重視的部分,我還是做了些微的調整。

其他人的劇本內容也從純愛故事涵蓋到人性劇,雖然我不會去寫那些,但仍相當感謝他們把這些未曾發現的寶藏(有趣的點)挖掘出來,同時覺得非常有趣。

——TRUMP系列在去年迎來10周年,2016年初演的刀舞也已經來到第九部了。對末満さん來說,向這些系列作品有什麼好處跟壞處嗎?

是沒怎麼想過的問題呢。不過就像JOJO的荒木飛呂彦老師所說「想做的事情都用JOJO表現出來」一樣,我也有類似的想法,把想做的戲全部都用TRUMP系列來表現。現在是想要把TRUMP系列究竟是怎麼樣的作品告訴觀眾,把世界觀用容易理解的作品呈現,所以接下來想要朝更多方向發展的想法。這是一個已經做了十年的系列作才能辦到的事情。

持續挖掘一個主題之後,就也能往其他的方向去挖。一邊深掘也能一邊橫向挖掘,漸漸去拓展廣度,這大概就是(系列作)的好處吧?還有就是宣傳很方便(笑) 與一部完結的作品比起來,系列作品不僅能累積持續來劇場看戲的觀眾,在佈教周知的速度也快很多呢(笑)

——TRUMP系列可以說是末満さん的代名詞嗎?

初演的時候並沒有打算做成系列,只是順勢而為就變成了系列。不過因為是討論生死的問題,我覺得這可以當成志業(lifework)來做的主題。我想在日本的舞台劇中,意外的沒幾個像這樣能做到十周年的作品。

這個作品是為了想做出像手塚治虫老師〈火鳥〉那樣的作品才有的。手塚老師沒能把火鳥畫完就撒手人寰,作為粉絲也覺得相當悔恨。沒能畫完就那樣結束也是作品的一部份吧?換作是我的話,也想在人生最後剩餘的時間裡面挑戰看看呢。

TRUMP系列的最後一幕已經構思好了,現在就是朝著能完美寫出那個結局,為了不要留下後悔而努力修練中。果然會想要在活著的時間把結局寫出來呢。我想這就是賭上自己人生的比賽。

——是最近才構思好最後一幕的嗎?

不,是蠻早的事情呢!跟朋友去吃蛤蜊時,從車站到店裡明明只要五分鐘的路程,卻迷路花了一個小時才抵達,在那時就想好的了(笑) 靈感這種東西就是會在意識的間隙中突然降臨的東西吧,這是在書桌前不管沉思多久都想不出來的。現在會覺得多虧了那時的迷路了呢(笑)。當想到「如果這麼做就能結束了」的時候,就像《哈利波特》的J·K·羅琳一樣把那個畫面寫起來放著。因為已經知道終點了,與其說是想著要走哪條路登山,不如說是希望能發現更加有趣的登山路線。

——如果把TRUMP系列跟刀舞相提並論的話呢?

刀舞啊……原本想用十年以上完成的、直到悲傳為止的故事,卻被縮短成三年完成了。相對於TRUMP系列是我自己想的,刀舞則是集合很多思考而成的作品。是將來自各方的任務一一解決而產生的作品。

曾經有段時間很著迷於知名創意顧問佐藤雅彦さん,讀了他各種作品。佐藤さん曾說「創作動機有任務導向型mission oriented與好奇心使然型curiosity driven兩種。」好奇心使然型是基於興趣與好奇心而創作的動機,對我來說,TRUMP系列就是這樣的作品。任務導向型,就像是外包或委託之類的工作「請做出這樣的東西」以此為起點的創作。刀舞在我的工作中,就是這樣將任務導向型發揮到極致的作品。

同時做著任務導向跟好奇心使然兩種極端的工作,我覺得對我來說是好事。因為穿插著製作兩種邏輯不同的作品,所以都能維持各自的鮮度吧。(不會覺得無聊)

——因為兩邊都是特化過的創作,所以也不會覺得太多,甚至會覺得同時做著兩種創作會是一種武器的感覺嗎?

到底做得好不好我不清楚。但我自己覺得因為兩個作品能夠彼此影響,所以能享受這樣的過程。本想說培育一邊的時候也能從另外一邊得到回饋,但其實並沒有這樣的實感。雖然並沒有抱持著特定的企圖,自然而然這兩個作品就成為最重要的兩個柱了。

因為有這兩個作品,就也有自己能做到其他事情的感覺,舞台鬼滅之刃就是這樣的例子。因為刀舞的原作遊戲並沒有明顯的故事線,與製作其他2.5次元作品時有很大的不同,其中所蘊含的能量也在我心中占有巨大的位置。

追溯起來,第一次製作的2.5作品就是K,那也在我心中有重要的地位。甚至可以說,因為有了K所以才有刀舞的產生。

已經決定以舞台劇為生了,今後也將如此

——想再問一次,在疫情之下,對於舞台劇界浮現的問題有什麼想法。

就算是最糟的情況,我想商業舞台劇也不會毀滅的吧!要解決問題大概需要2、3年的時間,甚至也有說要花到十年的論點,如果是那樣的話,不管怎樣的大公司都無法存活下來的吧。雖然想說日本娛樂界的土壤跟環境正在發生變化……但因為現在身處其中,甚至是在最中間的位置,其實什麼都說不出口。跨越這個困難就可以回復到過往什麼的,保持社交距離會是今後舞台劇的標準之類的。拜託放過我吧(笑)

刀舞的科白劇是就算現在的狀態要持續十年,也能保持初心繼續做下去而去挑戰的。黑世界是在不想要降低作品品質,又想看看舞台藝術在這樣的狀態下能達到何種高度的嘗試。

——在現今的世界中,「舞台劇」能告訴我們的是什麼呢?

是什麼呢……?就我個人而言,只能說「為了不要讓舞台劇死掉所以會加油的」。就算這麼說了也不免有動搖的情況。要不要執行原本就已經決定好的作品呢,也會這樣迷惘著。拿明年的刀舞來說,工作人員的數量一下子增加許多,其中的風險要如何拿捏也是一直在討論的問題。因為狀況每天都在變化,不到最後一刻都不知道會怎麼樣,現在只能以如期公演為前提去進行。

以業界全體來說的話,我也有想做的事情。如果用「因為有感染的風險所以就不做了」為理由的話,舞台劇這個圈子就會死掉了。世界上有各式各樣的因果關係,如果像這樣不做舞台劇的話,也會有因此而失去的生命的吧。那就不只是感染的風險,而是存在日常生活中的各種風險了,若用「因為有風險所以沒辦法進行舞台」為藉口,那舞台劇就沒有未來了。因為已經是決定以舞台劇維生的人了,絕對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。但我能理解人類就是「有生命*的物種」,所以就算有演員或工作人員想退出也沒關係,我覺得接受這些並做出環境的改變也是好事。觀眾也都是做著要不要買票、要不要前往劇場觀劇的選擇。因為哪邊都不能說是完全的正解,這是把「舞台劇」跟「性命」放在天平上的選擇,如果決定要做的人就做吧,決定不做的人不做也沒有關係。因為我是站在製作的這一邊,所以打算為了不要讓舞台劇休止而繼續前進。

舞台劇告訴我們的是什麼呢?「就算是這樣的狀態,舞台劇還是存在的。因為有以此為生的人存在,因為有以舞台劇為必需的人存在。」這樣的概念吧。

*命,可以有生命跟使命兩種解釋。每個人重視的點不盡相同,所以會做出不一樣的選擇。擅自以為大大想說的是「正因為是人所以會有各種選擇」這件事。有的人重視生命,有的人有自己的使命想完成,所以怎麼選擇都沒有錯。

最近讓你感到心動的作品是?

Netflix上的「Dark」。讓人不禁想著「到底是怎樣的人才會寫出這種作品呢?」是將複雜荒誕的劇情以完美的方式落地收尾的影集。雖然我也是寫故事的,但也沒辦法寫出這樣鬼一般難解的劇情。雖然是跟刀舞類似的內容,用類似的手法說的故事,但看到最後果然有種「不甘心」的感想。如果被這個影集影響就會寫出太難懂的故事,現在正在小心避免這種狀況(笑)。

原文:片桐ユウ
中譯:迎光
協力:牛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