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ag6359

2021.2 HAPPY END-在世界末日前100年出生的男子

觀劇日期:2021.2.18 夜 前列中央下手側、2021.2.23 午 前列上手、2021.2.23 夜千秋 後列正中

通篇都是劇透,順序混亂跟劇情出入在所難免,記得多少寫多少,而且會回來改。

去看了梅津瑞樹的一人芝居「HAPPY END」知道有很多場配信,但也知道大家不會全通。多少默寫點劇情大綱,如果能讓人對這個戲有點興趣就好了。

風太28歲,距離人類滅亡還有72年。

風太跟朋友辰巳約在居酒屋。辰巳是研究太陽爆炸的科學家,隔天要出發前往美國,今天是送別會。風太不斷推薦著特價150円的小菜,但是辰巳想要吃850円的壽司。

風太出生的那天,正好是國連宣布人類將在100年後,因為太陽膨脹而毀滅的一天。為了應對這個事態,各種對策跟講座紛紛展開,人類對世界毀滅這件事情終於有實感。

而辰巳是菁英,這次前往美國也是為了要研究如何避免世界毀滅,被稱為世界的救世主。風太則是無名的演員,出道至今也只接演過幾支廣告,面對事業家庭兩成就的朋友,總覺得有點抬不起頭來。

但辰巳非常以風太是演員為榮,畢竟風太在高中自編自導的一人芝居受到極大的好評。辰巳相信風太一定會成功的。

現實是,其他桌的客人認出辰巳是知名科學家,想要合照拿簽名,風太卻誤認對方認出自己的廣告,還在現場表演了一段。

辰巳問風太要不要結婚。

「像我這樣的人,能帶給哪個人幸福嗎?」

最後還是由辰巳買了單,風太原本拒絕的工作也早就找到人了。

風太57歲,距離人類滅亡還有48年。

睽違四年不見的兒子幸生(ユキオ)今天要回家,風太跟妻子夏月(ナツキ)一早就相當期待,還叫了外送壽司梅套餐。

兒子染著一頭粉紅色的頭髮回來了,風太搞不懂兒子到底是吃素還是有什麼食物過敏,總之是回來了,應該可以好好享受家庭時光吧。

但兒子說要加入自警團。因為世界即將毀滅,各種犯罪車禍都頻頻發生,所以自警團會前往世界各地,也有從此再也沒有回來的例子。

風太強硬反對。兒子說不想要活得跟父母一樣平凡,不想像父母一樣逃避現實,不甩風太要他道歉的要求,甩門而出。

回頭看到夏月蹲在地上哭,風太扶起妻子,說「不是夏月さん的錯,我們沒有做錯事。不過無視我們努力活著這件事,絕對不能原諒。不過如果他知錯了回來道個歉,那也可以考慮原諒他。」
門鈴響了,是外送壽司,而且不是梅套餐,是祭套餐。

兩人看著電視吃壽司,卻意外聽到科學家朋友的名字,後面不知怎麼的跟著「自殺」的字樣。

風太打電話給朋友,是朋友的兒子接的,是不明原因的自殺身亡。

「他兒子也知道我的事情喔,知道我的劇。No future My life!」辰巳是真的看好風太會成為名演員的。

本來想跟兒子合照的相機,最後也沒能用到。

國連正式宣布,抵禦太陽膨脹,阻止世界毀滅的計畫失敗。

風太18歲,距離人類滅亡還有82年

風太意氣風發地在家裡演練要如何跟父母說自己不想念大學,想當演員的事情,辰巳在電話裏面聽著內容。

雖然世界注定要毀滅,但人類果然還是需要娛樂的。為了完成這件事,風太想當演員。

「如何?感覺可行對吧?」

真的這樣就好嗎?朋友這樣問。(這裡用字幕投影)

「當然啦,我的戲可是獲得好評的。」

「甚至有人說看完我的戲,覺得真實世界都有了改變。」

說是這樣說,其實你想當演員的動機是什麼?

沒有吧?

父母回到家,風太本來想照著演練的內容跟父母說明,卻被要求好好坐著,正常一點說。

一下子氣勢弱了不少的風太,從自信滿滿訴說夢想的樣子,變成像是請求父母同意。

「……真的嗎?」聽到意外的回答,風太不可置信抬頭:「嗯!我會的!我會好好做!」

父親給的條件是,如果覺得很辛苦的話,就回家吧。

風太33歲,距離人類滅亡還有67年

穿著羽絨外套,風太在人來人往的地方兜售著能量石。

「三萬?不,一萬八怎麼樣。」

對方想買他手腕上的石頭。

「這不是賣的東西,什麼?七萬?呃……好」

卻被一旁太陽教的人阻止交易。

時近末日,人類為了尋求心靈平靜,新興宗教越來越多,面前的太陽教就是這樣的例子。
「要救我?好啊,不然你買這個石頭,七萬。對嘛,說想要給別人幸福,但如果要犧牲自己的幸福,就沒辦法嘛。」

因為有詐欺嫌疑,風太被巡邏的警察盤問。

「我是……演員,我在這裡人類觀察。」

「作品……那個廣告可以嗎?做了你就會相信我是演員……對吧。」

33歲的風太重現了當年的廣告,但是動作跟音量都完全比不上當年在居酒屋的表演。

「可惡!我當初是跟家裡說要當演員才獨立的,父母還期待我能在電視上出現,但我現在卻在這裡賣石頭。」

太陽教的人想安慰他,卻被他一把推倒在地。

「抱歉……你是幾歲入教的?28?在那之前呢?小工作室的攝影師?那不是很好嗎?想看看你的作品呢」

太陽教的信徒跟風太同年同月同日生,就是這樣寒冷的聖誕節前夕。

「你的名字?真的名字,不是像鳥叫聲的那種。」

「星乃夏月,真是好名字呢。」

夏月決定離開太陽教,是跟風太相遇後幾周的事情。

「當她確定脫團的時候,那個笑容就如同在青空之中浮現的月亮一樣美麗。」

風太80歲,距離人類滅亡還有20年。

火葬場的工作人員說最近的自殺數越來越多了,今天要辦喪禮的小山內家該不會也是自殺吧?不是啊!是癌症?這樣好像也不錯呢?(第二個角色)

80歲的風太站在台上。

「妻子一直說想看我在舞台上的樣子,沒想到最後是這個樣子呢!」

他幫來參加葬禮的親友們拍照,打開妻子的棺木,將底片放在她身邊。

「沖洗照片就拜託神吧。」

失去妻子的風太也失去了生活的目標,從結婚以來,他都是為了讓夏月さん過得幸福而過來的。現在沒有夏月さん,那他也可以離開這個世界了。

把脖子套在繩圈中的風太,驚訝發現杳無音訊的兒子出現在眼前,兒子不僅在一年前就跟母親取得聯繫,還被囑託要把一封信交給風太。

「像是相信我一樣,相信大家吧。」

「像是要讓我幸福一樣,帶給大家幸福吧。」

夏月さん是離風太最近的人,知道自己若離開世界,風太也不會想活。

所以她希望風太可以為了大家活下去。

這個世界,本來就是在彼此信任之下才能繼續下去的。

風太讀完信,發現兒子身邊還有位女子,女子懷中有個剛出生的嬰兒。

「名字是剎那(セツナ)嗎?哎呀,你是在笑嗎?」

來到這個即將毀滅的世界,嬰孩天真的笑著。

「吶,夏月さん,這孩子,笑著哪。」

原本因為世界即將毀滅而會更加劇的犯罪跟自殺,卻在大家想著「如果只剩這一點時間,吶想要好好的,平穩地度過」的情況下,世界和平的像是假的。

剎那(セツナ)20歲,距離人類滅亡還有三個月。

青年在戰場中跳上跳下,手握可以拯救世界的解藥,相信自己可以改變一切。舞台燈卻突然暗了下來。

青年是剎那,他剛剛在演的是爺爺高中寫的劇本,據說當時獲得相當好評。劇本想法非常新穎,就算是在剎那的時代來看也很前衛。(第三個角色)

在這樣的時代還能演戲,還有公演,剎那非常感謝。他覺得演劇娛樂不管怎麼樣都不會消失的,這是會一直持續下去的東西。

剎那問可不可以把一列正中的位置保留給他?他說想給重要的人看這個戲,便拿著奶奶的相機走下台,慎重小心的將相機放在一列正中的位置。

「謝謝。」

雖然不能阻止太陽膨脹,但人類找到方法移居其他星系。世界不會毀滅,而故事會繼續下去。

風太35歲

多年沒有跟父母聯絡的風太,終於在電話裡報告了結婚跟妻子懷孕的事情。

當年那個為了夢想不顧一切往前衝的少年,終於在35歲長大成人。他的妻子是很好的人,好到讓他肯定自己活著意義的人。他想好孩子的名字了,如果是男生,就叫「幸生(ユキオ)」希望他幸福的活下去。

嬰兒出生,呱呱墜地。

「謝謝。」

要說「評」我何德何能,不過感想是有的。

故事裡風太的年齡是跳來跳去的,但敘事邏輯是順暢連接,先在28歲簡單點明風太的現況,迷惘,個性,然後後面的劇情不斷去刻劃這個角色。前面說著自己無法給人幸福,下一段就直接有個長大成人的兒子;反對兒子參加自衛團的決定,下一段就跳到自己想當演員打算跟家裡革命的橋段;想當演員的風太,33歲的時候卻只能在路邊詐騙,與未來的妻子相遇;髮妻過世,自己也想離開世界的時候,兒子卻出現在眼前,還帶來了名為剎那的希望。「某個男子的一生」名符其實,最後也達成了HAPPY END。

一人芝居,演員只有梅津瑞樹一人,從場前廣播到劇中電視新聞錄音,從演員到換場,都是梅津一人完成。100%梅津,看到聽到感受到的,都是梅津瑞樹。

都說人生來是孤獨的,離開的時候也通常是一個人走。可是要感謝每一個陪我們走過一段的人,每一個伴我們入睡的故事。

梅津瑞樹是一個人演戲,不過劇本、導演、音樂,還有坐在台下的、透過網路看配信的觀眾,都是與他共同走過這段生命的存在。

只是先寫點劇情,其他心得再慢慢磨。

SOLO Performance ENGEKI:HAPPY END

脚本:宮本武史
脚色・演出:粟島瑞丸(演劇集団Z-Lion)
音楽:坂部 剛

出演:梅津瑞樹

2021年2月17日(水)~ 23日(火・祝)
東京:シアターサンモール
企画・プロデュース:東映
https://solo-engeki.com/

※2/24 修正 部分用詞修改與補上人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