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ag4358 (2)

〈治癒之力〉

「請用。」

 面前的托盤上,放著一碗麵與蔬菜蛋花湯,香氣與熱氣蒸在臉上,在有點涼的夜晚裡,不過份凸顯存在的食物反而更加誘人食慾。

 審神者一臉迷茫,疑惑眼神望向端來食物的刀男,白山吉光。

 雖是第一把限鍛刀,但審神者並沒有很常讓他出陣,等級只能說是中上。特殊的治癒技能雖好用,但白山容易因此疲勞,一次兩次後,審神者就甚少將他列入出陣名單。

 他也不是特別歡快的個性。當粟田口圍在審神者身邊嘰嘰喳喳的時候,白山只會在略遠的地方安安靜靜的正坐,甚至眼神都是看著膝蓋前方的地面,跟時不時就要把弟弟們拎開的一期一振形成強烈對比。

 總之,他並不是跟審神者太親近的刀男,或者說,刀劍男士。不是近侍,也不是遠征歸來的隊長,審神者對白山突然出現在面前這件事有點驚訝、有點摸不清頭緒。

「偵測到情緒低落反應。」狩衣的白色袖子略短,和洋折衷的的内番裝束看來既俐落又優雅,「經查詢,熟悉的食物可提升情緒高度。同時詢問初始刀山姥切國廣,得知主上出身異國,比起和食,判斷這些更能解決主上困擾。」

 黑色海苔下是白色的麵條,其中夾拌著醬色肉末,空氣隱隱有些許香辛料的氣味,是五香粉。蛋花湯用的是小白菜,低彩度的黃綠白配色在視覺上相當清爽。

 其實並不覺得自己哪裡不開心,只是平常的一日。一如往常的煩惱著,一如往常的享受著,也許轉涼的秋夜讓人覺得有點愁思,但那也不是什麼太嚴重的問題,身為人類,這不過是日常而已。

 但面前有食物,就吃吧。所有的問題都留到吃飽後解決。

 拿起筷子說了開動,正要開始拌麵的時候,審神者忽然想到,這並非燭台切光忠的手筆,也不是歌仙兼定擅長的和食,那這是誰做的?

「將水煮沸,使用微波爐,是可以被學習的技能。」白山站得筆直,肩上的白狐咻一下鑽到審神者懷中,用溫暖的皮毛蹭蹭審神者的臉頰。

「近侍山姥切長義協助搜尋相關資料,由在下執行料理行為。」

 難怪這肉燥味道不對啊。審神者輕笑,拿洋蔥假裝紅蔥頭這想法有趣,可惜思鄉的舌頭是很難被騙過的。不過有五香哪,差不多就行了,對吧。

 想像著料理新手跟廚房黑洞兩刃手忙腳亂的樣子,審神者笑到停不下來。

「偵測到欣喜反應,原因不明,請提出報告。」

-完-

One comment

Comments are clo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