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ag4001

2020.10 舞台BIRTH-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

10/10 夜 9列中央席
ダイゴ前山剛久、ユウジ玉城裕規、マモル佐藤祐吾、オザワ北園涼
  • 意外壓票

 這場我是用梅津FC抽到的,算是誤抽(演員先行可以抽演員沒出演的場?),但我也沒打算取消就放著。沒想到就中了,看到梅津發文說「雖然講的是同樣的台詞,但感覺完全不一樣」
 我問了噗神要不要去看,噗神給吉,就把票壓下來了。
 現在想想,真不錯啊還好我有壓,小玉演太好了很值得看現場!

  • 觀劇準備

沒有準備啦XDDD 這個舞台各種趕,連訪談都是前一天生出來,還沒場刊,痛哭。

  • 劇情

 為了閱讀順暢,將原文改成相應漢字,僅供參考。ダイゴ:大悟,ユウジ:裕二,マモル:護,オザワ:小澤。

 小澤站在偵訊室的窗邊,聽著外面的孩童嬉鬧聲,說想回到那時的單純。轉頭他問警察「你有恨過誰嗎」

 隨著小澤的回想,原本就在舞台上的演員們動起來。最先站到中央的是裕二,出獄的他被黑道逮個正著,被要求巨額合解金,但裕二當然拿不出來,偽裝成黑道的小澤則跟他說有個生意可以讓他很快籌到錢,裕二雖然懷疑,但最後還是答應小澤。

 裕二來到相約的地點,卻遇到老友大悟,跟大悟的朋友護。裕二能跟老友再次合作感到很開心,卻對護很有意見。小澤姍姍來遲,拿出很多手機,說明他們要做的事業就是電話詐騙。小澤準備了電話名冊,跟劇本,要三人開始練習打詐騙電話。裕二演得很爛,換大悟上,沒想到第一通就讓大悟變了臉色。因為他從聲音跟對方的情報聽來,發現電話那頭的就是自己親生媽媽。他希望能停止這個詐騙,被裕二拒絕,甚至擅自繼續劇情,從大悟媽媽身上騙更多錢。

 生氣的大悟跟裕二大吵,裕二竟掏出槍要脅。而一直在旁邊看著的小澤,撿起刀就往裕二背後捅下去。一陣混亂之下,大悟開槍誤殺裕二。

 「能聽我說嗎?」小澤在裕二的屍體旁邊,說起他的父母也是被電話詐騙逼到跳樓的,而他找到的監視器影片,去領出那些錢的就是裕二跟大悟。「所以我也要殺了你。」大悟求饒說他只是在打工,就算他不做其他人也會去做的。小澤發現他的復仇沒有意義,便打消殺大悟的念頭。

 護跟大悟說天一亮就去自首,大悟很害怕,但護說他會一直陪著他。在護睡著之後,大悟又拿起那隻手機,打給母親。

「嗯,我會回去的,帶著弟弟大悟一起。」
「吶,媽媽,妳生我的時候,很開心嗎?」

 最後,台上四個演員都拿起手機,打給自己的母親,卻等不到電話那端的應答。所有人抱著自己,蜷得像是胎兒。
燈暗完結,灑花。

  • ダイゴ

 梅津的ダイゴ衝擊在先,就覺得前山的ダイゴ有點,內斂。但還是有天天的性格,跟ユウジ衝突時,原本想打哈哈帶過,因為ユウジ強硬繼續詐騙而較真起來,最後誤殺ユウジ的轉變,讓人很入戲。

「我被送走的時候才四歲啊,根本不知道怎麼跟媽媽說話嘛」
「小孩想跟家裡拿錢的時候啊,其實是難以開口的啊」
「ユウジ他啊,不是壞人啊!」
「媽媽,當初生下我的時候,妳很高興嗎?」

 故事是以ダイゴ為主軸推進的,所以ダイゴ的存在跟情緒大大影響著場內氣氛,看這部不會有腦內爆炸的驚喜感,反而像是一邊看戲一邊自己對答案的感覺。

 前山ダイゴ與其說是34歲,說他是24歲可能更像一點。大概是因為自小跟媽媽分開,又寄人籬下,知道了不假笑就沒有好日子過。平常對誰都是笑笑的,知道別人要跟他認真講話就會乖乖跪坐,但是很有興致的聽對方說。可是還是會感到罪惡感,因為還有良知,還是渴望母愛,跟ユウジ相比起來更像人類一點。他不是真的笨,是因為他的人生只能讓他看著辦,所以這個角色就沒有ユウジ那麼強烈。

 前山ダイゴ每次握著電話跟媽媽說話都很令人動容。ダイゴ說他覺得媽媽願意匯過來的錢,那就是愛。那個表情既難過又開心,再想到ダイゴ是被媽媽送走的,就覺得這孩子真的很渴愛,就算是這樣的事情也想多享受一下母愛。

  • ユウジ

 小玉的ユウジ爆炸好,強烈推薦大家都該看看小玉ユウジ。從他出場,跟マモル的低能吵架,到跟ダイゴ的友情衝突,需要錢的渴望,到最後的瀕死,小玉ユウジ的情緒一直很滿,前期有著餘裕,後面卻因為暴露真心而露出軟弱的一面,被唯一的朋友誤殺。

「就這?說要合夥的結果就只有這小子?」
「所以呢?為什麼不幹了?」
「我需要錢啊!一千萬啊!一千萬才能救我自己啊!」

 ユウジ激動的時候就會吃某種藥物,大概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吧,但最後的最後,那個東西也救不了他了。那個藥物散落一地的畫面,明明是生舞台,我看起來卻像是電影的慢動作鏡頭一般,太神奇了。

 玉城的作品其實我只看過刀舞的小烏丸,跟這次的ユウジ。但就這兩個角色就能讓我覺得他很厲害了。

 我第一個看的現場刀舞就是維傳,比悲傳更輕飄飄,更透著非人感的小烏丸,在舞台上與染様的鶴丸在一群年輕人旁邊看著,然後說著「我只是有點寂寞而已」。鳥太刀鳥太刀,雖然有鳥的名字,但終究是刀。

 老實說,我這場真正看進腦裡,情緒隨著劇情起舞的開端,就是小玉ユウジ登場的時候。他還是保有玉城裕規獨特的味道,卻又演出ユウジ那種狼性。掏出刀跟掏槍,ユウジ就是完全的流氓,但是因為被黑道要求和解金,所以極需要錢。通常寫這種角色就會給他義氣,給他會照顧小動物的反差,但這部沒有,雖然有對ダイゴ的友好跟任性(雷聲大雨點小的敲冰箱真是笑死我了),但聽到詐欺對象是ダイゴ真正的母親之後,還是繼續把詐騙劇本演下去了。動機非常明確,因為他需要一大筆錢才能救自己,你媽?那關我什麼事?我要是不趕快拿出這筆錢,我就要死了。小玉把ユウジ的黑道氣息、衝動與暴力,揉合他特有的氣質,演出非常貼合飽滿的小玉ユウジ。

  • マモル

 我直到マモル的名字被唸出來的時候,才發現是「護」。マモル是ダイゴ後來的朋友,但是卻對ダイゴ抱有愛慕之情。但マモル覺得其實自己不懂愛,因為能教會他愛的父母,在他兩歲的時候就意外身亡。

「要用嘴巴幫你做嗎?」(當下真的懷疑我聽錯)
「因為我喜歡你啊!」
「愛,是什麼呢?」
「很奇怪吧!明明只在照片上看過的爸媽,卻會出現在我的夢裡。」
「沒事的,我會在你身邊。」

 マモル是劇中相對正常的人,是一般的反應,但他也有跟別人不一樣的地方。雖然大部分是在勸架(或者跟ユウジ低能吵架),大部分是陪在ダイゴ身邊,聽他說話。可是他最想得到的愛,ダイゴ卻不能給,他只能把頭埋在冰箱裡,把這個心意放在冷凍庫裡了。

 除去情愛,マモル還是處處為ダイゴ著想的。無論是讓他回去見媽媽,或者永遠守在ダイゴ旁邊,或者說會陪他去自首,マモル真的是好孩子喔嗚嗚嗚嗚。

  • オザワ

 舞台開場,是オザワ在偵訊室裡跟警察對話的場景。當然是不存在「警察」這個角色的,オザワ是自言自語,然後擔任整個故事的說書人。

 但這是四人芝居啊,做為其中一個角色,他也是背負著真相的。

「警察先生,你恨過人嗎?有多恨呢?」
「多長?多久?啊,果然啊,想不起來了呢。」
「七年,整整七年,我終於報仇了。」
「如果沒有你,爸媽就不會死了。」
「才第一通電話就是ダイゴ的媽媽?兩萬份名單裡面?嘛,也是有這樣的事嘛。」

 四個角色裡面,只有オザワ是姓氏,其他都是名字。也許オザワ已經在復仇的這七年中,忘記了自己的名字吧。

 オザワ跟其他蹦蹦跳跳吵吵鬧鬧的三人不同,舞台上他一直是坐在旁邊的角色,最後說他其實是為了復仇才弄了這一齣,很意料之外但卻情理之中。從「ATM那端的人」直接反過來控制ATM這邊的人,要有多大的恨才能做到這件事呢?

  • 舞台設計

 台上有個小小的舞台,是「非地面」的存在,但又因為中間那一大堆手機,讓人在看舞台的時候一直留意這個是「機率」「詐騙」「人為」。

 舞台上有五個位置,戲分不在演員身上的時候,他們大部分時間還是坐在台上,像是跟觀眾一起看著這場戲的感覺。

 結果我想不起來為什麼要穿女裝,有人記得的話可以跟我說嗎?如果是要賣原味內衣我也可以接受的

 台上的燈很刺眼,被直射的時候我甚至無法直視台上,明明抽到中間坐席了,燈打上來的時候我還是得偏頭或低眼才可以免去瞎掉的危機。

 除了直射燈光,還有在ダイゴ跟ユウジ鬧翻,公園跟劇場兩地鏡頭切換的時候,那個燈光跟音效我有點,水土不服。

 最後的花瓣,很夢幻啊,美到我沒有在聽演員說啥。

  • 場內營運

 不知道為什麼所有的東西都不給拍。

 沒有場刊沒有傳單沒有照片,我是來幹嘛的我,好歹讓我拍張照片打個卡嘛 嚶

 上個月我才在同樣的地方看時子,沒有像這樣只要拿起手機就會有人衝過來 💦

 不過規制退場真的很認真在規制,是分區+分排,等到前一排的人快走完才會讓後面的人起身,這邊倒比我最近看的都要嚴謹。

 BIRTH不愧是拿過大獎的劇本,結構簡單但是卻把很多事情都講得很清楚,雖然一開始是オザワ被偵訊,卻沒想到實際開槍的是ダイゴ,可是又都合情合理。在那陣混亂的之後,ダイゴ拿著槍,マモル是拿著刀的,オザワ什麼都沒有。這個細節我很喜歡啊。

 前面說過這場是意外壓的,資源有限,我原本是打算全部拿來看梅津,沒想到就讓我中這場。看完這場我就好想把全部的cast都看過啊!還好我都有票!

 非常期待A組,除了梅津我最在意的就是陳內,還有沒有配信看的章平,到底會怎麼演呢~~

One comment

Comments are clo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