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 12 25 03 54 53 335 (1)

2020.12 幽白弍-在次元夾縫中虛幻又真實

觀劇日期:2020/12/8 夜 1階L列中央席、2020/12/15 昼 東京樂2階C列下手
  • 舞台幽遊白書

舞台幽白啊,是我的怨念,第一部也是第二部也是。

第一部公演的時候我剛到東京沒多久,最後幾天剛好打工有休假就去了,當然只有當日券可以抽。我那一個七早八早坐電車到現場去排隊,結果居然給我差一號!拿到那個號碼牌的女孩是把位置讓給我才拿到的。

這故事告訴我們,要抽票就先從累積人品開始。搞不好當下就能有回報了是不!

然後第二部,我就想說打個卡就好,所以從拡樹FC抽到一張初日就放心了,沒有打算另外壓票的意思。

結果,居然,就給我因為疫情的關係,初日中止。猶豫沒兩天就趕快去買東京樂,也到處找票,總之,最後是打撈到一張讓票跟一張東京樂平台票。

  • 觀劇準備

端看妳想要看懂到什麼程度。

如果是完全沒有接觸過原作的,只是因為有舞台版就想看看而已,那兩手空空直接看也沒什麼關係。第二部相當的演劇向,有一般的對話,也有單口相聲,故事簡單好懂,大概知道誰演什麼,幽助一行人的關係就能看。招式名稱不用怕聽不懂,現場會直接投影在佈景上,就很像動畫那樣。都是漢字所以不會看不懂

如果只想看一場但又不想錯過任何東西,那就把漫畫跟動畫補起來。本次的內容是四聖獸跟雪菜救出篇,這些在網路上很多人在寫劇情,略略看過也就能去看舞台了。

  • 內容簡介

延續第一部的小閻王看影片。幻海說我的戲份去哪裡了,小閻王就快速的帶過幻海收幽助為徒的內容,緊接著又回頭看影片。故事說到幽助的青梅竹馬——雪村螢子被追殺的部分,因為知道幽助的弱點是螢子,敵方就決定讓小蟲子寄生在學校老師身上,攻擊並捕捉螢子。牡丹發現狀況不對,立刻聯絡幽助去打倒四聖獸,牡丹則護著螢子想辦法躲過老師的攻擊。

身為冥界偵探並學會必殺技靈彈的幽助找了獲得次元刀的桑原,以及為了將功贖罪而前來支援的藏馬跟飛影,四人踏上打倒四聖獸的路程……

打倒四聖獸之後,小閻王又用影片介紹了妖怪少女被虐待的事件,桑原對少女一見傾心,連名字都還沒聽就急著出去救少女。在幽助出門去追桑原之前,小閻王說完「這女孩名為雪菜,是飛影的妹妹」就消失在黑影之中。

經過一番戰鬥,幽助跟桑原終於救出雪菜。卻沒想到強大的戶愚呂兄弟只是假輸,後面還有怎樣的陰謀與挑戰等著他們呢?經過幻海特訓過的幽助,又獲得了什麼樣的力量?下一部,暗黑武術大會。


  • 四聖獸篇

公布演員的時候,四聖獸只有兩個有演員,因為有一個是助演+道具,剩下的那個……暫時賣個關子。

以下小標都是取自動畫標題,簡單明瞭好懂。

  • 美麗玫瑰之舞!華麗的藏馬

經過一年,拡樹蔵馬跟鞭子又更熟了一點。這次在OP的時候,藏馬出來甩那一下鞭子,我整個人就興奮起雞皮。啊呀呀呀終於又看到了啊,我推演的藏馬。

去年只看到披著藏馬皮的拡樹,這次就是作為藏馬在舞台上演戲了,真好真好。

這才發現這是我第一次看拡樹的生殺陣啊!雖然不是拿刀,但鞭子也是某種武器,難怪我渾身起雞皮疙瘩,真好看又好美。作為幽助夥伴登場的時候,赤手空拳,非常藏馬優雅的打倒敵人,接著優雅輕巧的走下樓梯。

果然這個男人,就是整個幽白世代的初戀!

立如芍藥,行若百合,容姿端麗,甩起鞭子的時候輕鬆寫意。藏馬是我推來演真是太好了(痛哭

雖然薔薇變鞭子那邊整個畫面實在太尬,我看兩次,兩次都要在那邊憋笑。不是說他演技尬,是因為那個姿勢還搭配投影,外加粗體大字的薔薇棘鞭刃……由於真的太復古,還是讓我笑一下吧。

啊對了,不是我故意,但今年藏馬的屁屁真的很翹,我就,嗯,咳,盯著

第一天看是一階,雖然有墊高但還是要抬頭看舞台,尤其如果演員在舞台二樓或三樓,就必須抬頭看。藏馬背台去面對敵人的機會又很多,我就,嗯,咳,繼續盯著。

另外,不愧是七彩聲線,第一天看的時候就覺得天啊為什麼人的聲音可以差這麼多呢?這美少年的聲音真的是我之前看的那個人講出來的嗎?第二天,也就是東京樂的時候,拡樹的聲音就變得比較低了,大概是沒開嗓藏馬也因為不斷的公演而成長了吧。

玄武是可自由組成的岩石怪,弱點是某個紅色的核心。藏馬在找到那個弱點之前都忍受著玄武的攻擊,直到找到核之後才開始認真。

第一天的時候,拡樹順利從褲子口袋掏出核心,繼續劇情。可是東京樂時,因為核心在殺陣過程中掉出來了,拡樹從口袋撈不到就轉頭找,還好掉在不遠的地方,他很帥的撿起核心之後拋接,把核心往後一丟,甩下鞭子,順利完成玄武這一段。

舞台是不能NG的,只要人還站在台上,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要把戲演下去。這次幽白的拡樹也是,之前BIRTH的陳內也是,雖說這是相當基本的事情,但看他們如何隨機應變,也是看舞台的有趣之處吧?

  • 伸長啊靈劍!桑原.男子漢的勝負

這次幽白全場最好笑的就是這個!白虎剛登場的時候是助演拿著小小隻的玩偶,然後幽助一行人就睜眼說瞎話的說好大。經過一番爭辯之後,就由桑原去面對白虎。此時上面落下一片布幕,幽助藏馬飛影站在一邊,聚光燈都打在桑原身上,歡迎收看鄉本桑原的單口相聲劇場。

投影只負責投出真的很大的白虎,桑原要同時扮演自己,白虎,還要擔任說書人,用自己的雙手跟口技實況戰鬥,時不時還要扮演幽助藏馬飛影……不是啊,那三個人就在旁邊,好歹也是幫忙講個幾句台詞嘛!

雖然知道他們三個應該是在練習時已經看到膩了,但看著桑原一個人在那邊單口相聲,還偶爾演出自己的角色,這實在很難不笑噴欸!

只要演到藏馬跟飛影我絕對是笑出來的,飛影無口就算了,演藏馬的時候還遮腋下是要幹嘛啦!想把我笑死?wwww

鄉本也是個越玩越瘋的人,東京樂時,在要開始這段單口相聲之前,他先靜默了一下,深吸一口氣,又靜默了

此時,全場已經開始笑了,因為大家都知道要演什麼,也知道內容多好笑。

沒想到東京樂時居然在單口相聲裡cue了飛影wwwww

藏馬非常自然地把視線轉向飛影,後者已經別過頭去不敢看桑原。因為有聽到那邊的觀眾笑聲,我猜祥平一定有笑出來。

總之是把人cue到中間,講了他們早就聽好幾遍的台詞,才放他回去。而台下觀眾早就笑到不支。

可惡,真想看藏馬被cue。但是精明如拡樹,又加上刀舞軍議的火力展示……祥平你還是犧牲好了ww

  • 飛影出戰!分金斷石的劍

我很喜歡這個呈現方式。首先是就像原作動畫一樣很快就結束殺陣……真人當然不可能這樣演,所以就只是飛影出刀收刀。

「飛飛飛飛影,你剛剛砍了幾刀。」

「16刀。」(刀數我有點忘記)

「完全沒有看到啊!」

「就連我也只有看到一刀左右而已喔~」可惡藏馬笑起來真好看。

此時小閻王出現,運用冥界遙控器,將飛影與青龍的殺陣用慢動作「播放」確實算滿刀數之後,再用一般的速度進行殺陣,稱為「大家都能看到的速度」。

這個三階段殺陣不只有青龍跟飛影的戲,幽助桑原藏馬三人也是在旁邊看的,桑原還被飛影揍了一拳w

所以在冥界遙控器倒帶跟慢動作撥放的時候,這三人也是有行動的。

藏馬的肉身倒帶非常好笑,你剛剛明明就沒怎麼動,跟著扭什麼啦齁ww 然後過沒幾天看了三人非吉三才想到,吉三也有倒帶啊!難怪如此熟悉,又如此好笑wwwww

不是啊吉三是確實倒帶的,有那邊的走位有那樣的動作才有倒帶嘛!拡樹你再跳恰恰啊!當沒人看到是不是wwww

祥平不愧是演過刀舞的,刀殺陣很好看!二樓某人大概看了心癢癢也想殺個兩刀吧w

  • 奧義激戰!七個朱雀

木津真的是……每次看他都長不一樣欸!博多到蘭丸是想說原來他這麼高啊,蘭丸到朱雀就是「哇喔他有肌肉欸」(失禮

查了一下木津是1998,天啊年紀很小欸,可是他在台上沒有輸啊,朱雀跟幽助對打的部分真的有感受到角色是強悍的,那個狂氣跟堅信自己會贏的自信,都表現得非常到位。

  • 牡丹

看一的時候我就很喜歡平原裕香演的牡丹,唉呦好可愛喔和服超漂亮的,所以這次也很期待牡丹。
然後平原牡丹就穿著水手服出現啦!超可愛啊!

原作牡丹還有點呆呆傻傻的成分,但舞台牡丹完全就是古靈精怪,不到小惡魔也不會讓女性觀眾覺得反感。而且跟著牡丹嗑CP超棒的啊!

無論是看出桑原對雪菜冒的愛心,或者躲在牆邊守護幽助跟螢子的約定,就會讓人覺得女性不管幾歲,就算如牡丹一樣長生,心中永遠都會有個小女孩存在。

另外,在牡丹護著螢子逃跑那邊,牡丹也拿著掃帚跟拖把對抗,好帥啊姊姊我喜歡妳!扮相好看,雖然講話有點婆婆(原作通り)但演法可愛,完全是理想的牡丹。

  • 戸館大河(とだて たいが)

這不是角色的名字,而是助演的名字。戶館大河跟拡樹是同一個事務所的,幽白第一部也有出演。在拡樹事務所的年度活動「いんぷろ by拡樹」就有看過他的演出,所以這次進劇場看戲除了看推,就是來看看戶館大河了。

好啦,我承認!因為這孩子長得太像拡樹,所以才會注意他。不僅臉長得像,大概是小事務所吧,覺得這孩子的站姿啊,演戲方法啊,甚至是謝幕的方式,都跟前輩拡樹非常相似,有種類似遺傳(?)的感覺。

幽白場刊不只有主要角色們的訪談,就連助演們都有訪談可以看。其中寫最長最密密麻麻的就是戶館大河啊,彷彿看到某個嘴巴張開就是官腔的人ww 如果有機會看到場刊的話,建議可以翻到那頁去看看。

本次的助演幾乎都把臉遮起來了,但是大河有露臉的部分相當重要,那個被牡丹從腦後拔出小蟲子的人就是大河。

雖然現在還都只是助演,總覺得持續打磨就會磨出好看的成果。加油!大河。


  • 雪菜救出篇

中場休息之後是雪菜篇。我覺得看點在戶愚呂兄弟與左京,還有某幾個因為沒有戲份所以兼役的傢伙身上。

覺得幽白的衣裝師是被舞台耽誤的和服專門家,雪菜的和服也太好看了吧!就也沒出來多久,舞台還那麼遠,刺繡繡那麼細緻做什麼啦!

雪菜的演員也是演過薄櫻鬼的千鶴,真好啊那個空靈感。

戶愚呂兄,中和內雅貴。雖然沒辦法像漫畫那樣比例詭異(中和內本人高富帥欸)但他在樓梯之間爬動的演出,超噁(稱讚

雖然戶愚呂兄好像沒什麼台詞,但是存在非常強烈。

雪菜篇就是典型的打魔王城,為了表現出打了很多關,就會一直有人要兼役小怪。

第一個小怪兼役是祥平,雖然只是穿黑西裝而已,但就覺得他前面演飛影真的是快被憋死,每次演到這個角色他就一直一直講話。東京樂的時候甚至吹飛影吹到一個飛影迷弟。

「總之就是很快很帥」「我的目標就是成為像飛影一樣厲害的妖怪」話多到幽助跟桑原都走回去後台了(大笑

再來是木津,穿著高叉旗袍出現,看起來是魅由鬼。是的沒錯,是女裝男子。上半場露手臂,下半場改露腿,不變的就是滿滿的肌肉,笑。最後被打敗之後還對幽助喊了「喜歡」(笑翻)

當幽助桑原終於打到戶愚呂兄弟面前的時候,桑原在絕體絕命時跟雪菜的思想共鳴(?)同步(?),看到之前來救雪菜的男人。

「我在家鄉也有個跟妳差不多的妹妹。」

是 我 推。

雖然已經被預告過會有兼役,但聽到拡樹的聲音我還是雞皮疙瘩起來!雖然木耳如我,經常聽不出聲音差異在哪裡,但我推的聲音真的是……不會聽錯!

是帥哥役,是西裝,雖然沒幾句但還是有英雄救美成分,啊啊啊啊。

不覺得是戀愛戲,因為拡樹就是個好哥哥啊(笑

最後因為中槍而倒向深淵的畫面,好美啊。不愧是撕漫系俳優。

演小閻王的荒木這次也有二役,在雪菜篇是後面那四個下注的人之一。帽子壓得超低,如果沒有特別注意大概不會發現他是荒木。

我在這個噗期待的桑原與雪菜部分,很不錯呢!雪菜的空靈感跟桑原的小混混純情,雖然不是我平常會看的戀愛戲類型,但桑原乖乖的被治療,雪菜說出「あなたのこと、好き」的時候,很漫畫。

  • 舞台設計

大概是為了要呼應雪菜篇打魔王城的印象,舞台主要以兩個樓梯貫穿三層,演員主要會在一樓跟二樓演出,在某些高潮,例如朱雀或戶愚呂兄弟登場的時候才會用到三樓。

大量使用投影,角色使用招式的時候會有字打在佈景上,所以佈景本身並沒有太繁複的裝飾。但我必須說,大概是因為我已經看過PPVV2現場,幽白這次的處理方式就稍嫌復古了點。燈光表現也算中規中矩。

音樂部分相當好,開演前跟中場休息的時候都能聽到,在演出當中也能很好帶動情緒,我蠻喜歡的。值得一提的是有很多小音效,朱雀笛子掉地上的聲音,雪菜眼淚變成寶石掉落的聲音,或者是桑原被偷揍一拳的音效,因為明顯是音效,所以舞台看起來更像動畫了。

雖然說到鈴木拡樹會直覺想到他是2.5演員,但其實他並沒有演那麼多的2.5。(刀舞是別格)

幽白弍是我有固定在看戲之後,第一個從頭到尾都能被稱作2.5的作品。

漫畫、動畫、遊戲被統稱為二次元,真正的人是為三次元。由三次元的人類把二次元作品以舞台劇的形式呈現,就會稱為2.5次元舞台。

跟普遍所認知的「真人化」不太一樣的地方在於,真人化通常是電視劇或電影,這些形式會透過剪輯跟後製特效做出原作的效果。有小栗旬的銀魂電影、有玉木宏的交響情人夢,這些會稱之為真人化,而非2.5次元。

2.5因為是真的人在舞台上演出,沒辦法透過特效還原原作效果,但他們可以利用燈光、利用音效、利用演技把二次元的作品用三次元的媒介來表現。

像這樣的作品看起來只要還原角色就好,但我覺得對作品跟對角色的解釋,是不是能符合觀眾所想的,這大概是2.5最難的地方。

幽助、藏馬、朱雀、戶愚呂兄弟,甚至是接下來很重要的左京,正因為是眾所皆知的作品,所以觀眾對幽白的故事跟角色會有各種解讀,2.5演員就是去滿足並實現那些解讀。與其說是演員在表演,說演員跟演出團隊試著重現觀眾心目中的角色會比較精確些。

我們在形容漫畫小說這類平面作品的優點時,蠻常會用到「躍然紙上」一詞。2.5舞台與其說是穿越次元壁,不如說他們是將那些在紙上躍動的角色,與在現實生活中的觀眾一起拉進名為2.5的次元夾縫,簾幕拉開,做一齣既真實又虛幻的戲。

其實藏馬在第一部跟第二部的劇情中,真的沒多少戲份。但在看到第二部的拡樹藏馬如此習慣甩鞭之後,我又開始期待未來的妖狐篇了。

藏馬跟妖狐藏馬不只外觀,連個性跟思考上都可算是不同的人了。如果還是拡樹演,真的會很想看看他會怎麼表現呢!

寫這篇的時候幽白公演已經一波三折,但還是希望他們能順利走到千秋,然後放心去過個好年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