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pvv

2020.12 舞台PPVV-在樂園中思考的二人

圓盤觀劇,PPVV2現場觀劇後,ニコ生觀劇

※盡量避免寫到PPVV2的部分,但因為已經看過了所以一定會對內容有所影響。
※首圖擷取自PPVV官網。

  • PPVV

PPVV,全名PSYCHO-PASS サイコパス Virtue and Vice,是跟動畫PSYCHO-PASS サイコパス(台譯:心靈判官)相同世界觀,但故事內容獨立的舞台劇。

PSYCHO-PASS サイコパス在PPVV第一部舞台劇之後,也有出以動畫劇情為主的舞台劇,以後如果有提到會稱為舞台PP。

將系列作品依時間條列如下:
※職位與姓名皆使用日文原文,點我直接跳過

原案:虚淵玄

PP1 2012.10 (新編版2014.7)

総監督:本広克行
監督:塩谷直義
脚本:虚淵玄、深見真、高羽彩
音楽:菅野祐悟

PP2 2014.10

監督:塩谷直義
シリーズ構成:冲方丁
脚本:熊谷純
音楽:菅野祐悟

劇場版PP 2015.1

総監督:本広克行
監督:塩谷直義
脚本:虚淵玄、深見真
音楽:菅野祐悟

劇場版PPSS 2019.1

監督:塩谷直義
脚本:吉上亮、深見真
音楽:菅野祐悟

舞台PPVV 2019.4

演出:本広克行
脚本:深見真
音楽:菅野祐悟

PP3 2019.10

監督:塩谷直義
シリーズ構成:冲方丁
脚本:深見真、冲方丁、吉上亮
音楽:菅野祐悟

舞台PP 2019.10

演出:三浦香
脚本:亀田真二郎
監修:虚淵玄

劇場版PPFirst Inspector 2020.3

監督:塩谷直義
シリーズ構成:冲方丁
脚本:深見真、冲方丁
音楽:菅野祐悟

舞台PPVV2 2020.11

演出:本広克行
脚本・演出補:池田純矢
脚本監修:深見真
音楽:菅野祐悟

冤有頭債有主,以上只是協助快速整理你喜歡的部分或不喜歡的部分是出自於誰手。

故事原案是虛淵玄,原案的工作是負責架構世界觀,設定內容,實際故事上怎麼寫還是要編劇腳本的,在編劇之上還有系列構成……總之,這不是一個人寫就的系列就是了。

在這裡只要搞懂「PPVV的演出跟腳本是動畫的導演跟編劇」就好。

  • 觀劇準備

建議先理解哲學殭屍理論會比較好些。

然後PPVV的觀劇順序,強烈建議以1→2→1的狀態來看劇。

公安局刑事課三係的監視官九泉晴人,接受公安局局長禾生的命令調查連續殺人事件。事件中的遺體被切成18小塊,並逐一被寫上號碼。這些屍塊被放置在鬧區等人來人往的地方,看起來就像是出自同一人之手。

「為什麼要把遺體切成小塊?為什麼要把屍塊到處放置?寫上編號的理由是什麼?」

九泉跟同樣是三係的監視官嘉納火炉,以及執行官們展開調查。
調查被害者身分時,他們發現了某個被稱為「中文房間」的裝置,這似乎跟事件有什麼關係。但此時卻發生了街上被放滿各種屍塊,為了使市民色相惡化的恐怖攻擊。

名為「人本主義」的武力組織宣稱這是他們的恐怖攻擊,目的是挑戰西比拉系統的重大缺陷,並預告接下來會有更大的事件。

同時,在調查的途中,大家開始察覺公安局中有背叛者的存在。

所有事件的關鍵線索「中文房間」究竟是什麼?人本主義組織的目的是?而背叛者會是--?

  • PP世界

PP世界,或稱西比拉社會,是在西比拉系統管理之下的日本,是「和平安定社會」。那PP世界裡的其他國家呢?其他國家都是在戰爭狀態,完全沒有法治可言的世界。

跟外面的戰亂相比,西比拉社會就像是一個安全泡泡裡面,但將人類的一切交由系統管理,這樣能稱得上是社會嗎?

所以在PP世界中,「西比拉的走狗」「西比拉的提線木偶」「西比拉的魁儡」都是經常出現的詞彙。人類會思考,所以會有各種意見,西比拉社會普遍認同尊崇西比拉,但也存在著反對的人,例如槙島聖護、例如鹿矛圍桐斗、例如PPVV的反西比拉組織「人本主義」。

  • 九泉晴人

九泉是西比拉認定的監視官,而他也以此為榮耀,就算要親手扣下板機處分母親也在所不惜。他感謝西比拉,認同西比拉的決定,覺得西比拉就是對的。鄙視執行官,覺得潛在犯不算是人類。

但「九泉晴人」其實就是潛在犯,西比拉做了人體實驗,改造其人格,使其成為能勝任監視官的存在,即為「人工監視官育成計畫」。

九泉的角色弧線在PPVV就已經相當完整,從不認同執行官到為了夥伴的殉職流淚,從不聽執行官的意見到與執行官們一同思考案件的可能,他在故事開始建立起來的自我認同,在終盤已經全部被翻轉。

「比起『為了服從西比拉連母親都可以處分的監視官』,認知自己就是潛在犯這件事讓我覺得更加安心。」

然後不得不講講穿西裝幹架的我推真帥!

PPVV為了好活動,西裝都是量身訂製的。西裝本身就是個能矯正各種體態缺陷的衣服,加上拡樹那撕漫級的端正姿勢跟身材,救命啊好瘦好細可是幹架又這麼派,超級喜歡!

第一百次吶喊為什麼我沒有現場可以看!

殺陣要好看,除了演員本身努力之外,助演也是非常重要的。PPVV跟刀舞不同,以近身肉搏戰為主,覺得這方面的表現讓人覺得拳拳到肉,說殺陣有點不到位,幹架才能形容那種感覺。

但拡樹只是來打架的嗎?當然不是。

最喜歡最喜歡終盤的仰天大吼,一直以來相信著的事物在面前被戳破,全部的價值觀跟思考一瞬間被否決的崩潰,這是只有鈴木拡樹才演得出來的九泉晴人。

  • 監視官 & 執行官

監視官與執行官的關係與矛盾在動畫中就描述很多了。在PPVV中強化了執行官能做到監視官做不到但卻很必要事情的這個概念。

而到了PPVV2,就把監視官跟執行官的相互關係放到最大。

  • 正常人 & 潛在犯

這兩個群體到底能不能互相理解呢?被判定為潛在犯之後,不僅會在還沒犯下任何罪行的時候被逮捕,還要被隔離起來,此生無法再呼吸自由的空氣。這,大概是正常人,或該說西比拉社會的一般人所無法想像的吧。

九泉也沒辦法想像,因為在他的人格就認為自己是菁英,是被西比拉挑選出來的監視官,所以他在執行官看著海的投影,卻抱怨著不是真正的海就不行的時候,只會說「海就是海」。

他不理解潛在犯,也不曾想過要去理解,這就是西比拉社會中一般人的寫照。

拿到我們所處的社會來想想,這種踩著自認優越的地位,沒想過去理解其他群體的人,其實也很多吧?這是大眾的從眾心理,也是心理學上認為「社會化最短最便捷的道路」。

西比拉世界很變態,但其實離我們並不遠。

  • 九泉晴人 & 嘉納火炉

一般舞台劇或電視劇都會最高潮燈暗,接著就是宛如後日談的收尾。

不過PPVV在九泉崩潰之後又把劇情往上疊高,在他身後,反派相田還在繼續破壞九泉所相信的一切,說著這些秘密是嘉納告訴他的,緊接著就被嘉納砰砰兩聲倒地領便當。

九泉顫著腿走到嘉納面前,問:

「嘉納,你也是哲學殭屍嗎?」
「不,我是人類。只不過我也是這個計劃中的一部份。」

這兩個角色從故事開始就不斷在對話,在三係辦公室中,在電梯裡,在搜查過程中,在他們分別與他人的談話中,九泉跟嘉納兩人一直有連結。

無法理解潛在犯的監視官與原執行官的監察官,希望文明解決問題的嘉納跟覺得該暴力打過去的九泉,闇屬性的跟光屬性的。

「被西比拉植入虛假記憶的你,」
「被西比拉假造犯罪係數的我,」
「雖然都堅信著自己是監視官,但究竟誰才更適合呢?」

嘉納的期望是毀掉西比拉系統,毀掉那些讓潛在犯之所以是潛在犯的東西。但是九泉卻跟他說,潛在犯的認知讓他比較自在,而不是一直被殺掉自己母親的罪惡感包圍。

但身為監視官的驕傲,身為三係的一份子,九泉也不打算放棄。

「如果你就是那個叛徒,那你就是夥伴們的仇人。」

執行官是禁止拿著主宰者指向監視官的,但監視官彼此就能對彼此舉槍。為了活得像自己而想擺脫西比拉控制的嘉納,因為西比拉的設定所以理解自身本質的九泉。

「我和你,究竟誰比較像人呢?」

覺得PPVV有讓人一看再看的魔力,因為裡面充滿了對比與衝突,在短短的兩個小時之內編織好兩條角色弧線,在終盤交匯,在分子分解槍下,能存活下來的是誰?

嘉納的名字很明顯,就是「可能」「英雄」,而九泉的發音就像「苦戰」但最後能否迎來勝利的晴天呢?光是九泉跟嘉納到底誰死誰生,還是全滅,這完全就能再寫一篇。

  • 人類 & 西比拉系統

「西比拉判定我是大樓的清掃員,如果一輩子都只做這個的話……」
那人生還有什麼意義。

人本主義主張人類要從西比拉系統搶回主宰權,從職業到婚姻,從早上吃什麼到房間想裝潢什麼風格,一切都交給數據交給系統決定,那人類就跟提線木偶沒什麼兩樣。

人類其實非常狡猾,若摸清了系統怎麼判定,就會用各種方法去挑戰那個判定來使自己獲利。就拿網路行銷來說好了,google死不公佈自然搜尋排名的判定,但只要有人發現了什麼方法能讓排名提升,大家就會一窩蜂都去做那樣的搜尋優化。又或者有人察覺支付系統有什麼漏洞,就會有人想方設法去找到那個漏洞,然後盜刷盜領。

系統是為了讓人類更便利而生,但人類又隨時想著要去挑戰系統。

人本主義的屍體試驗法也是這樣,先利用多方測試之後,知道哪種屍體會讓人的色相惡化的最嚴重,然後把一大票人聚集起來,惡化所有人的色相。

你能處分幾個因為色相惡化的受害者,那能處分一千個人嗎?那一千個人什麼都沒有做,甚至是去聽了西比拉推薦的演唱會,是完全服從西比拉的一群。那這樣也要將他們處分掉嗎?這是人本主義對西比拉發起的挑戰,也是向西比拉社會敲起的警鐘。

  • 嘉納火炉

我該在看PPVV2之前就趕快寫這篇的!看完PPVV2之後,現在回頭看PPVV都覺得嘉納才是主角(遮臉

嘉納一開始讓人覺得他是光屬性的,相對於絕對服從西比拉,無視執行官人格的九泉,嘉納的人非常好,好到覺得他才是三係的正常人。

殊不知他早就壞掉了,是闇屬性,而且黑到發紅。

他跟大城都是廢棄區出身的執行官,不僅小時候玩在一起,就連長大之後都相當友好。就算嘉納破格升了監視官,也沒有要對兒時玩伴端出上司的樣子。但他痛恨西比拉,曾是潛在犯曾是執行官的他,知道在犯罪係數之下,潛在犯會經歷的痛苦與絕望。

所以他要摧毀西比拉,就算用的是西比拉幫他假造出來的身分地位。

他黑化的過程是PPVV2的內容,這邊就不暴雷了。

若說九泉是張牙舞爪,嘉納就是一團悶燒的火,還是看不出殺傷力的冷焰。

和田熊的嘉納反差真的會讓人覺得悚,看完PPVV2回來看PPVV就覺得這人好可怕啊,張著圓潤純淨的眼但其實內心已經醬醬釀釀,終盤被九泉拒絕時,扭曲的臉,絕讚啊絕讚。

「我只是想要做自己而已。」
而不是被假造著犯罪係數,披著正常人的皮,演著「嘉納火炉」的角色。

和田熊呢,就是個很會穿西裝的現代人啊,無論是幹架或坐下之前都記得要解扣子,幹掉大城時的背影,還有過肩摔,非常紳士又暴力的美。

  • 舞台設計

說到PPVV的舞台設計,大家第一個都會說舞台蓋到三樓這部分。相對於只有一樓的舞台而言,PPVV的設計是無論觀眾是在一樓或二樓,就算稍微後退一點也能很享受的戲。

PPVV大量運用投影的手法,很能把觀眾帶入世界觀裡。

比如廢棄區的那邊,投影的屋子還時不時會有雜訊模糊,不用特別說就能表現出「這裡就是社會陰暗的角落」的概念。

又比如視訊會議的部分,就算演員站在布幕後面,也能用投影的方式看到演員的細部表情,這個手法好電影啊。

  • 音樂

看到這邊可以拉回去看一下我前面列的作品。PP整個系列的音樂都是菅野祐悟。在PPVV舞台中聽到PP系的襯樂真的會起雞皮。

我最喜歡〈楽園〉這首曲子,他同時也是PP系列的主題交響樂。

西比拉社會是這個世界的烏托邦?是反烏托邦?是和平的樂園?安定繁榮的底下是怎麼樣的構造?挖開來是怎樣的腐爛與不堪?

PPVV兩作的高潮都用了這個曲子,也在各處用了其他襯樂,讓人覺得「啊,這裡就是PP世界啊」。是就算當成演奏會來聽也很棒的舞台。

「果然還是不能互相理解嗎?」

正因為人心叵測,所以交給西比拉來決定。

PPVV的最後,兩個人工監視官,把「像個人樣」的決定交給西比拉,留下開放式結局。

這比什麼十年之後相識一笑的結局好太多好嗎?(並沒有在嗆誰)

PPVV做為一個超規格舞台,不只在2.5圈,放眼舞台劇圈都找不太到第二個,曾經被很多人認為就是一發了,如果沒有得賺,那以後就不會有以後。

三係故事獨立在動畫主線之外,可是又在PP世界之內,從舞台這個媒介也能更多元的去體會PP世界的那個什麼。

像小說這樣的文字作品,一次只能講一件事情,要讀者讀進去了才會對那個世界產生共鳴,同時因為敘述者只有一人,就需要用很多很多篇幅去建構出書中世界。

但舞台劇不只有編劇跟導演,演員也是作品的一環,對自己角色的認知,對自己角色的詮釋,那並非單單只是唸出台詞而已,是要經過思考才能將所想傳達出去的技法。

而觀眾在觀劇的同時,也在讀取並咀嚼這些思考,然後在心中形成各式各樣的想法。人腦是可以多工處理的,所以我能一邊想著我推穿西裝真好看啊,一邊覺得這個角色真飽滿,同時注意到PPVV跟PPVV2的西裝設計有變,今天的演出跟之前看的有什麼不一樣,回家還能細細品味劇情安排的種種。

這是我享受舞台的方式,不會說這就一定是對的,但如果可以,希望有人能跟我一起這樣看戲。

最後,本広導演居然說要出PPVV3!可惡,超級期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