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ag3691

[翻譯] 「想快點知道登喜跟翔真之間的連接點。」鈴木拡樹×田村孝裕

stage square vol.45 2020/7/27發售
紙本雜誌:https://hinode-publishing.jp/?newbook=stage-square-vol-45

 高橋由美子主演的舞台「時子さんのトキ」中,同時飾演街頭男歌手‧翔真,與時子的兒子‧登喜兩個角色的鈴木拡樹。

 在與擔任腳本演出的田村孝裕對談中,看見他想趕快了解與認識角色的樣子。


拡樹:田村先生,好久不見。上一次這樣說話應該是(海報)視覺攝影的時候吧。

田村:沒錯呢。雖然還沒能有兩個人好好聊聊機會,但我覺得鈴木先生的印象很有「完美男孩」的感覺喔。

拡樹:欸?怎麼說呢?(笑) 為什麼會那麼想……(笑)

田村:沒有沒有,不是因為看到什麼不好的地方。雖然相處時間還不長,但我在工作時,在判斷對方性格的這方面還算蠻快的,應該不會差太多才是。

拡樹:真的,當初剛見面的時候,就有已經被田村先生看透的感覺。劇本是以演員為印象來寫就的,在談話中也了解許多。

田村:就是這樣。對我來說,吸收消化對方給人的第一印象,因此大幅改動角色設定的事情也有發生過呢。

拡樹:原來如此。

田村:當然原本就先想好的設定多半還是會留下一點痕跡啦。但在覺得「這種人要是說了這樣的話一定很有趣」的時候,就會以有趣的那邊為優先喔。翔真也是這樣的。雖然是以鈴木先生的印象為主,但會希望盡可能表現得俗氣一點。

拡樹:俗氣一點嗎?

田村:沒錯。能從時子小姐那邊拿到許多錢的人,應該就是花言巧語又長得好看端麗的……這是最初的印象。但實際看到鈴木先生之後,希望你不要太強調那方面,甚至丟棄掉那樣的概念,演得土氣、俗氣到有點滑稽的程度也很好。雖然還沒把劇本給你,你對翔真這個角色有什麼感覺呢?

拡樹:現在的印象是,翔真不是很會過生活的人。雖然可能形式不太一樣,我自己可能也是類似的樣子吧?

田村:我不這麼想。鈴木先生自稱笨拙的部分,與翔真那種「土、俗」的東西還是有點不一樣呢。演出跟自己不同個性的角色,如果能展現出在表裏之間擺盪的部分,應該很有趣吧,我是這麼想的。在練習之中,也想找出鈴木先生的本我呢。

拡樹:關於兒子登喜的部分,想知道的更多。

 登喜跟翔真是不同的人,但在時子小姐演中看來,必定有把登喜的影子投射在翔真身上的部分。想早點知道這兩個人的連結點在哪邊,現在這樣的心情很強烈。

田村:剛開始的時候,想過到底要不要一人分飾兩角。如果是其他的人來演登喜的話,登喜這個角色就不得不具體起來。基本上來說,時子跟兒子登喜其實是疏遠的狀態。把兒子的印象投影在翔真身上的話,就好像是追著虛幻的他在跑這樣的感覺。並非登喜的登喜,想要表現出這樣細微差異的話,就得讓翔真跟登喜是同一個人來演了,這是最後的結論。

拡樹:原來如此。

田村:如果快速粗略的講這個故事的話,就是時子小姐貢獻了很多給翔真。

拡樹:真的是非常粗略呢(笑)

田村:(笑) 對兩個人來說都是最幸福的,但周遭的人來看就會覺得「這樣可以嗎?」的狀態。雞婆的旁人因為擔心,所以設法阻止這樣的關係。

拡樹:其實沒怎麼演過這類型的故事,戲劇化的家族與男女之間複雜糾葛的關係,從此而生的各種故事還真沒有接觸過。是以完全不同的心情來接受這個挑戰。

田村:不錯呢,很期待喔。另外說說高橋小姐,「直直往前衝」是我在跟她面對面之前就有的印象了呢。

拡樹:真的。我則是再一起拍攝視覺的時候留下深刻的印象。跟高橋小姐有兩人的鏡頭,在兩個人靠得很近的時候,她的眼底忽然啪的展現出溫柔感。在那個瞬間就有被「女演員」氣勢壓倒的感覺。

田村:我想時子小姐也是有部分對翔真著迷陶醉的愛情成分在吧。真的是跟角色連結起來了呢。

拡樹:作為登喜的時候不是有要表現母子關係的部分嗎?其實在我的經驗中,要找到像那樣的母親印象可能有點困難也不一定。

田村:怎麼說?

拡樹:其實我媽非常天然的啊(笑)

田村:原來如此(笑) 故事中的兒子,可能以我這個時代的兒子印象成分要多吧。我聽說現在的年輕人其實不怎麼有叛逆期,倒是覺得不可相信呢。

拡樹:田村先生也有叛逆期嗎?

田村:有過喔,而且還相當過份呢(苦笑) 例如跟母親一起走在路上時,如果遇到朋友的話,就會覺得很羞恥。這樣說可能不太好,那時甚至希望母親消失,想要趕快跟朋友一起去玩,我就是那樣的世代呢。

拡樹:同樣身為男生,這樣共感的部分應該會蠻多的吧。今天跟田村先生聊過後,越來越期待看到劇本的時候。

田村:謝謝。現在正好就在寫劇本的途中(笑) 因為是現代的故事,搞不好也會順應時勢提到疫情的部分呢。想要寫出這樣的娛樂作品。其實現在全體國民都是處在這樣嚴峻的狀態下,俯瞰的話會有奇怪的感覺,也會從中發現些什麼吧?

拡樹:是的。就像這個作品,希望觀眾可以重新體會欣賞現場演劇的樂趣。我覺得要回到疫情之前那樣直接欣賞的程度大概會蠻費工夫的。例如梅花座、例如環境的影響、例如開幕之後沒辦法迅速沉浸在故事氛圍中也不一定。就算如此,我也想為了能讓大家感受到故事的樂趣而努力。

田村:沒錯。還沒能找到能剛好表達現在這種情緒的詞彙,希望這邊的樂趣可以讓情況更好一些就好了。

拡樹:就是這樣。接下來會有什麼變化,要花幾年時間才能回復原狀,這些誰都不知道,總之先從面前的作品開始,慢慢的將感動傳達出去吧。

Text by Mei Ushioda
翻譯:迎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