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exels-olenka-sergienko-3323682 (2)

〈長船冰茶〉

刀男們陪著審神者納涼,大家正在討論藍色夏威夷口味究竟是什麼味道。
帳子打開,管他是夏威夷還是長島都滾一邊去吧。

龜甲貞宗推了推根本沒歪的眼鏡,大鼓鐘貞宗一箭步湊上前去仔細端詳,山姥切國廣‧極只瞧了一眼就低頭喝茶。
「甚好甚好。爺爺也去換個輕裝吧?」三日月宗近說是說,沒有要移動的意思。

審神者喪失語言能力。
山姥切長義的和裝姿,破壞力這麼強的嗎?

「怎麼了?平常都盯著看的,怎麼現在不看了呢?」走到審神者跟前,長義邊說邊坐下,順衣擺的動作流暢自然。

「嗯?這個不是披肩,是無袖的羽織。」長義執起胸前的扣結,「瞧,這樣就不容易散開了。」

「不熱。雖說是和服,但夏裝的質地總比看上去輕薄。況且,我是刀哪,冷熱於我而言不過是數字而已。」

「果然瀏海有點礙事,這樣看著清爽點吧?」戴著黑手套的手指梳過,他下巴揚著倨傲的角度。

「那麼走吧,」笑聲裡有得逞的成分,「為了帶給敵人死亡。」

-完-


長島冰茶酒譜:
一份伏特加
一份琴酒
一份蘭姆酒
一份龍舌蘭
一份橙皮酒
半份檸檬汁,一片檸檬
可樂
倒入酒類,加檸檬汁,可樂加滿。
酒精濃度30%,因為可樂成份太多了,又叫失身酒。


長義那塊布是羽織的來源推。